天才一秒记住【东方文学】地址:xdfxs.cc

窗外天空乌乌沉沉,呼啸的北风吹得越发紧了,摇晃着光秃秃的枝干发出扑簌的声响。苏叶在门口等着第一时间接应自家姑娘,来福叫伙计端了个炭盆放到她脚边,揣度着自家主子的想法,选择对开了一半的、能看到地牢出口的窗户视而不见,转头专心致志地拨弄起炭火。

温暖的炭火烧得噼啪作响,从思拓手里捧着一盏有些烫的姜茶,他穿得厚,也没坐在风口,所以不怎么冷。陆闻砚让他回家歇息,但先前已经让陆良白跑出去过一次的从思拓摇摇头拒绝了,只道:“等会儿怕是要下雪。”

陆闻砚披了件大氅,眯着眼睛看外面:“嗯。”

端着酒壶过来的伙计瞧见大开着的窗户,“哎哟”一声忙要上前来把窗户关好。

“让它开着。”陆闻砚略略偏转目光,来福会意地放下钳子,上前递了些钱给那伙计,小厮道:“再端个炭盆上来,要烧得最旺的。”

伙计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宁愿花钱多要炭盆也不愿意把窗户关上,但对于这位出手豪绰包下整座客栈一天的客人,还是麻溜地应了,不一会儿就端了个新的炭盆进来:“客官们先用着,烧得不暖了尽管叫咱们。”

门被再次关上,从思拓忽而听见陆闻砚发问:“你对三年前的燕北之战……了解多少?”

这实在是个宽泛的问题,但陆二哥此时问自己这个,应该不是想闲聊什么,从思拓想到执意要亲自审问陆良白的乐安郡主——她出身黎家,那个和燕北之战息息相关的家族。

“我对打仗实在不了解,”从思拓犹豫地压低了声音,问道,“是郡主怀疑……燕北之战和……那位有关么?”

“……不知道,她不肯和我说,不过能叫她念念不忘至此的,还能是什么呢?”陆闻砚随意地将手里的杯盏搁到旁边的桌子上,目光再度落到窗外,放得很远,“我实在不喜欢有人瞒我。”

从思拓端着自己的杯子,谨慎得一言不发,心想:要不说陆二哥你难搞呢,你这成个亲都显得比严大哥复杂。

“但我也没什么办法,”陆闻砚一手放在膝头,一手在轮椅把手上轻轻地点了点,“总不能威逼利诱。”

哪有对自己妻子用上“威逼利诱”四个字的,从思拓有那么片刻觉得难言,但他又想到这位好友过往的手段,一时不知道该说是友人太不走寻常路;还是该说这么看来你确实看重郡主。

“永和十一年冬,承恩伯府被诛三族,那时我已经回家休养。”陆闻砚一边说一边在心中盘算,“燕北之战发生在永和十二年夏,开战二十天后燕北城破,镇国公、镇国公胞弟及其次子身陨。”

同年秋末,镇国公夫人与其长子破釜沉舟,重整军队深入敌营,大破敌军斩杀金王,两人后来伤势过重而亡。直到战争结束,黎家阖府上下共计数十人殉国。蛮金元气大伤,与大虞签订盟约。

从思拓的年纪比陆闻砚小,彼时年纪也不算太大,不过他父亲是户部尚书,因此对朝堂之事还是比较了解,“镇国公是陛下伴读,又有从龙之功,”他思忖片刻,如实道,“家父说,陛下当初的确是准备杀了安王的,但……”

剩下的话陆闻砚也明白,当时负责押送粮草的安王是太后亲子,据说太后为了保全自己儿子的性命,向永和帝再三求情。但后来将安王褫夺封号,令其永世不得返京的命令,也看得出帝王当时气得不轻。

“不是都说当初致使燕北之战如此惨烈的原因还有一个?”陆闻砚在脑海里搜罗了一圈人名,总算对上,“陛下命东阳军营前去支援,但他们未能及时赶到。”

“我不懂武,只听家父说当时他们那些武将对此吵得很凶,有的说如果东阳军营能赶到,应该能力挽狂澜;也有的说,彼时几近入秋,沿途多雨,军队难行实在正常。”

“那时候康老将军还在世,上书为关永任担保,说他信得过关将军的品性。又说粮草送不到,东阳军营去了也只会一块送死。”从思拓抿了抿唇,“他老人家那段时间精神劲儿不太好都这么说,武将那边也就不好意思接着吵了,纷纷上奏要求陛下对安王从重发落。”

镇国公夫人康修婉是康老将军的小女儿,燕北之战让老人家失去了自己的小女儿、女婿和两个外孙,他是整个朝堂最没有理由包庇凶手的人。

“那位关将军为镇国公扶灵回京,我听说他是镇国公的旧友,”从思拓回想起那日的光景还是觉得历历在目,“他上来跪着说了自己的罪状,说完就要撞柱,力气大得三个武将都差点没拉住。别说我了,陛下估计也被吓了一跳。”

“后来还是康老将军连同几个人把他拽住了,他在康老将军面前跪下连连磕头,头破血流的实在惨,陛下看不过去,叫太监带他下去了。”从思拓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混乱场景,“后来那位关将军自请贬谪,调离了东阳军营,现在是在……”

“是在西南,做交州总兵,”眼见着从思拓陷入卡壳,陆闻砚接过话头,顶着对方“你怎么这也记得”以及“陆二哥你记得又何苦问我”的目光开口解释,“我也是这些日子稍稍打听了些,但当时具体在朝野上如何,我并不清楚。”

于是从思拓也沉默起来——陆二哥当初京郊坠马后浑浑噩噩,沉默颓废了许久,自己和严大哥登门去看他都不敢提什么朝堂上的事,也难怪他不太了解了。

“这么看来,主要还是安王办事不力,押送粮草的途中遭劫,致使燕北军损失惨重。”沉默片刻后,陆闻砚总结一句。

“应是如此,”从思拓点点头,随即试探着问道,“陆二哥,你是觉着……郡主怀疑当初粮草遭劫,背后另有隐情?”说话的人不免疑惑起来,他是知道陆良白背后象征着谁的,“但是那位插手粮草的押送……”

他说着说着皱起眉来,疑惑又犹豫:“实在是有些……”

乐安郡主是陆二哥的妻子,从思拓觉着用“草木皆兵”显得有些过了,琢磨半天只凑出来半句:“我觉着左相忙于义学堂已经胆大包天,若再把手伸到燕北之战去……”

“更像是自找麻烦?”陆闻砚替他补完后半句,条理清楚地道出对方的疑惑,“冯家以文入仕,若说干预科举还算得心应手,那么对军队所需粮草动心思确实有些勉强……我原先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冯家在朝堂扎根许久,通过笼络朝臣、布局义学堂的方式干涉科举,虽行事狂悖,但确实是个能疯狂敛财谋权的方式。不专心于已成气候的这条路,舍近求远地去插足风险颇多的燕北之战,的确怎么琢磨都有些异想天开。

陆闻砚又道:“但先前郡主让我查过陆良白私藏的一份茶叶,那包茶叶的油纸是安王府上才有的物件儿,原先我只觉着有些奇怪,但又觉得没准儿是她就是喜欢那种味道。近来我让各地的庄子对茶叶的品类再三辨认,发觉那是燕北之地才有的一种茶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觉我形秽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东方文学xdfxs.cc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烈日与鱼

烈日与鱼

丹青手
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,没有人知道。他放肆妄为,性格野,天之骄子,不缺女生喜欢,也从来放浪随性。她靠近,他懒散没所谓,懒洋洋告诉她,“好学生别跟坏人玩。”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。他对女朋友很好,交往的每个女朋友,从来不翻脸,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,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,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。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,可这次分手,却闹得很难看,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
其他全本67万字
缔婚

缔婚

法采
项家败落,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,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,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、度日艰难。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、谭廷的婚约,亲自登了谭家的门。此事一出,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、攀附谭家,连脸面都不要了。......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,第一次知道她,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。谭廷不甚喜她,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。婚后,他们无话可说。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,晨
其他全本72万字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沈欢喜很倒霉,头婚嫁了个凤凰男,二婚嫁了个妈宝男。她忙着给家里挣钱,劳心劳力付出,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,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,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。几经磋磨,两个女儿心受重创,自卑怯弱,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,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。再后来,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,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;小女儿患了肺癌,也不愿告诉她,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,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
其他全本67万字
完全控制

完全控制

天望
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,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,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。**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,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,却对他一见钟情,事后林晰鸩占鹊巢,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,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,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,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?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,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。在残酷的斗争中,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,他会对
其他连载56万字
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

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

鬼谷仙师
物品:雄鹰展翅图!介绍:唐府遗弃之物,唐寅闲暇所作……完整度:20%修复需消耗财富值:50W。——陈牧羽,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,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,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...
其他连载646万字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昀瞳
[半无敌,休闲文,日更万+]许笙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!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,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!第一武魂:九心血棠!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,以血为祭,以魂润棠...
其他连载1000万字